作文网,小学生作文,初中作文,高中作文,作文题材大全!

下一秒的延长

编辑:作文网 | 来源:鬼故事

斑驳的砖墙上爬满了生长多年的粗壮藤蔓,望着历史悠久的礼堂,我发着呆。

天空聚集起一些阴暗的黑云,看似老天爷又要流泪了,到底是想起些什么事,让他的心情悲伤起来

「同学们,到这里要特别注意!在这个章节中……」

台上教课的老师不断提醒着哪边是重点,哪个段落要多复习,我依然看着窗外,凝视着那老旧的礼堂,右手毫无意义的转动着笔,手肘压着空无一物的笔记本。

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心中盘算着还需要多久就能下课到走廊闲晃或是到福利社买点吃的。

高中生活相当乏味,尤其高三了,都要战战兢兢的把教科书里的内容往脑袋里塞,目的就是为了要考上心目中理想的好大学。

我不懂考上理想大学这件事的真正价值在哪里?谁能保证考上了出社会就一定会有好收入,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百般无奈的,我还是只能在座位上晃着脑袋,等待着下课铃声到来。

看着空白的笔记本,手不自觉的动了起来,在边上写下今天的日期六月六号,便开始动笔画起奇形怪状的涂鸦,随手画出。

一直觉得学校的大礼堂很美,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华丽而精美,虽然老旧却不失当年风范。

在顶端上椭圆形的窗扉透映着光线,多色玻璃拼凑而成的窗户,带点宗教色彩,却不失优雅。虽然是阴天,却更为此添加一层忧郁的氛围。

一滴眼泪落进视线里,是天空遗留的泪滴,接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溜入耳内,下雨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顿时钟声响起,我抬头看了时钟,三点整,到福利社买点吃的好了。

不知怎么的,回头再看一眼礼堂,却意外的看到了一样不该存在在那个地方的东西。

一只灰紫色的大手遮天而来,手掌上有着复杂的掌纹,透过指缝,我看到了手的主人,一个常在书上或是网页出现的神秘生物——外星人。

大小比礼堂还大的外星人,礼堂最顶部也只到他的腰际,和印象中的外星人相比有点不同,他的大脑袋上有着一头深褐色卷发,这令人相当意外。而现在的他一手抓着礼堂的屋顶边沿,另一只手已经整个覆盖住教室的窗户。

逃跑,我该逃,这是脑中给我的唯一警讯,但是我吓的腿都软了,连要起身都有困难。

颤抖的右手不知不觉的在笔记本上大大写了『ET』两个英文字,我的眼中只剩下被拆起的整片墙,和耳边惊慌失措的学生们惊恐大叫。

「啊——啊!」

牙齿不停的打颤,四周围开始摇晃,是地震!我却发现整个地面开始倾斜,桌椅那些日常生活用品却不为所动,静静的伫立在它的位置,所有人除了尖叫外,双手都紧抓着身边的桌椅或是柜子之类的东西。

我一直注意着外面那只外星人,这地震也是他引起的,他已经把整栋建筑物拔了起来,将他刚拆下墙壁的那面缺口对着装满不明绿色液体的容器猛摇,像是要将什么东西摇出来似的。

他要把我们这些人倒出来啊!

但是我们紧抓着身边能支撑的东西,他并没有成功,他将缺口靠近他其中一只眼睛观看,偌大的眼框里有颗少许血丝的眼珠骨碌碌的瞧着教室里头,看的我的心脏差点跳出来和他说哈啰。

「外……外星人啊!」

大家不由得大声惊呼,难道他们刚刚都没注意到吗?

只见这巨大外星人将我们拉远,模样像是在叹气,拿起在远方的一样黑色巨大不明石块,靠近这个缺口。

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自那块石头传来,渐渐增强,终于,有些人支撑不住了,放开了紧抓的手,被吸在那黑色石块上。

我害怕,用力抓着桌子边缘,但是强大的吸力令我的手指发麻,终究还是没办法了,一失神我也已经在强力人类磁铁的掌心中了。

和所有人挤在这块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有些人因为撞击而受伤流血,很不巧的我刚刚也撞到了桌脚,右小腿有道新生的伤口,湿漉漉的鲜血自伤口处流出。

「差不多也该出门了……」

奇异又尖锐的嗓音回荡在耳边,犹如电影里常出现的女巫婆配音,尖锐刺耳令我有点不舒服,我们马上从石块上失去吸力的支撑,掉落在那一团像是恶心巴拉的鼻涕液体里,但却没有想像中黏稠的触感,而是像水一样在身躯四周蔓延,不管怎么晃动手脚都有种使不上力的感觉。

巨大的动物鼻子映入眼帘,从两个呼吸气孔中喷出气息,那像是酒后呕吐物的气味窜进鼻腔。

「拉姆,不行!」

被斥喝后,一只像是外星宠物狗的生物将它的大头移开,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外表和狗没有多大的差别,稀奇的是它有着淡蓝色的皮毛和一对小小的肉翅,还有一双令人心生畏惧的血红眼瞳。

意外的,像是有了腮一样,我能在这液体中呼吸却不会感到痛苦,这绿色黏液像是有魔力般的,缓缓流动环绕身体,流进我的鼻孔,钻入我的嘴巴,灌入我的耳朵。

只要液体能流入的地方它就像有生命一样,无孔不入却不让人难受,在右腿上的伤口也感到麻麻痒痒的,竟然奇迹似的渐渐愈合了。

液体的流动令人意识舒畅,肌肉完全放松,但我的眼皮也不自觉的开始阖上,最后看到的不知道是不是在作梦,像是枷锁般,一条条粗大如手臂的锁链缠绕全身,也不想抵抗,在心口的位置被上了一个漆黑的大锁,「叩」一声,我失去了意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听到上课钟声,非常不情愿的回到座位上,随手翻开笔记本,望着窗外发呆,右手转动着笔。

「呼……」

很不耐烦的吐了一口气,看了一下墙上时钟,还要那么久才能下课。台上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写下一大串公式,叮咛大家要牢记在心,但我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到哪晃了。

猛然注意到笔记本上头,一堆乱画的涂鸦,那是我自己画的我认得,看着这些图案头却突然痛了起来。稍微按摩一下太阳穴,又发现到笔记本的右上角的日期——六月六号,我头越来越痛了,我什么时候画下这些东西的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翻到了下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大大的「ET」两个字,我双手不自觉发抖,不停地流冷汗,身体有如身陷冰窖似的,好冷。

好像……失去了些什么。

头也痛得像是要爆炸似的,我能体会到孙悟空被金箍咒束缚的痛苦了,双手抓着脑袋,额头紧贴着桌面,嘴里却喊不出一点声音来。

脑海中无数粗大的锁链缠绕着一颗跳动的红心,偌大漆黑的锁封住了里头的秘密,随着我头痛指数的增长,锁链慢慢出现裂痕,愈来愈多,然后完全破碎,无限白光乍现扩散四周。

怎么回事,头不会痛了,抬头看了一眼时钟,两点五十三分,时间竟然过的那么快。

我……想起来了,那些乱画的图样,还有那一页ET两个字,礼堂、巨大手掌、卷毛外星人、黑色石块、绿色黏液、奇异外星狗,所有的记忆我都想起来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现在脑子里头一片混乱,为什么我的记忆会被封住、为什么有那个外星人?

突然瞄到笔记本上ET两个字,是上面的讯息让我回想起来的,六月六号……怎么还是六月六号?我重复过着这一天的生活?

先不管了,既然笔记本能留下讯息,那么我就写下今天所发现的可疑点。

翻到了空白的一页,我开始写下:「六月六日,还是同一天吗?2点开始上数学……」

等等……两点,那我两点前在做什么?我是让爸妈载到学校还是通勤过来的?我上过了哪些课?六月五号、六月四号这些日子之前,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完全没有印象。

「我……到底是谁?」

我怕了,真的怕了,我莫名的对自己一无所知,我是人类?还是那个卷毛巨人才叫人类?我的知识、记忆和认知是从哪里来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周遭、自己、所有的一切,我只感到无限的恐惧,像是掉入无底深渊一样,伸手也抓不到任何能获救的东西,只有不断地下掉。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下课钟声大响,顿时被惊醒的我转头望向礼堂,紫色大手、复杂的掌纹,很准时的出现在窗户外头,那卷毛外星人来了。

不能再傻着了,我该想些办法。

匆匆的在笔记本写下礼堂、紫色大手、卷毛ET几个凌乱的字,便紧紧抓着桌角,慌张的看着外星人的行动。

大手覆盖窗户,玻璃上形成薄薄的水气。

「喀啦。」

声音刚落,有窗户的那面墙便被整面拆了下来,虽然双脚在发抖着,我还是注意到不管是被拆下来的墙壁亦或那面缺口周围,都相当整齐没有裂痕,就好像组装屋一样。

没错!就像组装玩具般,切口相当工整平滑,角落还有些扣环部份,这到底是……

「啊——啊!」

听着其他同学的尖叫,让我更加紧张了,我还是腿软的坐在座位上不知所措,看着一脸不耐烦的巨人缓缓的将整栋楼拔起,还是一样不停的大力摇晃,缺口正对着那一大团绿色黏液,有些人这次支撑不住了,噗通一声,直接掉进里头。

「嘎嘎嘎……」

像是故障的摩托车引擎,紫色外星人停下摇晃的动作,另一手抱着肚子,两只大眼微眯,两边嘴角高高挂起,从两片轻薄的嘴唇里头发出不怎么悦耳的笑声,没想到外星人也像我们一样会有这种表情,但看起来却有点令人反胃。

成功地将人甩进黏液里,外星人貌似心情不错,并没有继续他激烈的动作,而是拿起了在地平线那头突然出现的黑色磁块,将它摆在缺口处晃了晃。

那股令人作恶的吸力又出现了,像是有个无形黑洞在似的,强大霸道的力量拉扯着我,身体里的五脏六腑感觉都被移位了。

一位男同学「咻」一声,惊险的从我头顶飞过,双手双脚成大字型的吸附在石块上面。接着另外一些同学也飞了过去,可能因为紧张,在空中手脚不停乱动,相当成功的为大家示范摔角节目里的肘击,正中第一位被吸在上面的那位同学的胸口,我倒吸了一口气,不禁为他喊痛,并在心里请他保重。

我还是尽力撑下去好了……

过没多久,手指像是被冻僵一般,已经没有任何知觉,无奈之下只好放开双手让石块吸过去,这次相当聪明的注意脚边,巧妙闪过上次让我受伤的桌角,却没料到才刚倒在柔软的人群堆里,一只膝盖就突然出现在眼前。

「碰!」

双手无法动弹的我紧闭着双眼,尽管男儿有泪不轻弹,在这种时候我还是留下了痛楚的泪水,鼻梁痛的像是被一根铁棍击中似的,我敢保证鼻孔下方一定挂着两条鼻血,而那让我重创的膝盖还黏在我鼻子上方……我刚刚不该幸灾乐祸的。

紫色大手稍微抖了一下,我们大伙儿就从高空中垂直落下,底下还有恶心的鼻涕团在等着我们,我相当认命的闭上双眼,虽然鼻子还是很痛,那位同学的膝盖也没有离开。

耳边风声呼呼的吹过,抛开那些恐惧和慌张,其实这种感觉也是挺不错的,我不再去思考我到底是谁这种问题,这个回答就等我下次醒过来,我想我会知道的。

水蛟一样的流动窜爬全身,一想到是这些样子仿佛地下臭水沟里的废水在身体周围乱窜就有点想吐,不过随着打了个喷嚏,发痒的鼻腔逗的我全身打起冷颤,但已经不太会痛了,我也渐渐的想要进入梦乡好好翻滚一番。

梦中,黑色大锁伴随着冷酷无情的锁链声,叩隆叩隆地大声作响,将我的意识也一起带入身后的黑暗当中。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开始上课了。

我突然觉得今天脑袋里有点混乱,心情相当的烦躁不安,看到什么都觉得不太顺眼。

心烦意乱的翻开笔记本,想要随便乱涂鸦发泄一下,但在本子里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把斧头……不,那是一支形状像斧头的钥匙图案。

「这到底是……」脑海中闪过一个黑色大锁和无数的粗大锁链。

下一页的内容也令我摸不着头绪,「六月六日,还是同一天吗?2点开始上数学……」,什么意思啊?

今天是六月六号没错啊,两点开始上数学也是啊,我的笔记本什么时候变行事历了?还有我什么时候写上这些的?不可能是别人恶作剧啊,笔迹是我自己啊……

底下还有一行凌乱的笔迹,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会让人这么匆忙。

两眼微眯仔细看那些乱糟糟的字,「礼堂、紫色大手、卷毛ET」,不自觉的,我嘴角露出了微笑。

脑海深处,一支和笔记本上一模一样的大斧钥匙,先是□□黑如深渊的锁孔中打开了黑色大锁,又逐渐变大,变成一把真正的大斧,砍断了那些束缚记忆的粗大锁链,血红的心再次开始跳动。

不再有痛苦的过程,我该有的记忆轻松的回来了。

看来只要有办法恢复记忆,那么之后要恢复就简单多了,虽然还要靠一些提示,但那不成问题,接下来该做的才是重点。

我要先逃离掌控,最优先的是自由,我不想每次醒来就只能过一小时的生活,其他问题等之后再来想,总会有办法的。虽然对逃出去之后的生活完全未知,但是还是要试一试,人总是要冒险看看,如果我算是人类的话……

不能趁上课时间乱跑,引起混乱可能会让那个卷毛有所起疑,也就是说我现在能够活动的范围只有这间教室的大小,并且只能趁他打开缺口产生混乱的那一刻逃脱,时间……很紧迫。

那就试试吧!

观察了教室里的摆设,完全没有躲藏的地方,那个黑色磁块是一个麻烦,突然想起了之前鼻血直流的惨况……如果还是没有办法逃生,那么自己就先跳进鼻涕团里好了,免得受罪。

继续等待,很想站起身大吼,这不是上课所带来的烦躁,而是准备寻找逃脱路线所伴随的兴奋。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钟声大响。

一切如同记忆里一样,卷毛外星人来了,将墙拆下,并且拔起建筑。

我起身,事到临头了我却毫无头绪,左顾右盼也找不到可以多过磁块的地点。

四周在晃,紧抓着身边的桌椅,几个人从身旁呼啸而过,看来……这就是我的一生了。

脚一蹬,如同飞翔般,我张开双臂像小鸟一样展翅,只能苦中作乐。

但……

在要掉进鼻涕团的瞬间,我看到了那道被卷毛拆下的墙,被斜放在学校的围墙边,而看着两道墙夹角的缝隙……我嘴角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噗通」一声,黏液被我溅起,而我,带着微笑将黑色大锁,锁上。

如同按下遥控器上的快转键,钟打了、笔记本看了、记忆恢复了,再来就是放松身心。

我的让自己不再那么紧张,看着开着的窗户,那个缝隙能让我的双手有支撑的地方,这次要赌一把了……

如果不小心松手了,不是摔死,就是一辈子都成为外星人的俘虏。

「当……」

下课钟声自耳边传来,声声都震穿我的心头,到底这会是索命钟,还是逃生的欢呼呢……

马上跑向窗边,躲在窗户外的视线死角,两手死死的抓着窗框。

「喀啦!」

墙被硬生生拆下,空气在耳边穿梭,我紧闭着眼,感觉到身体向后倾斜,我已成功躲在这个缝隙中。

透过窗户,我看着外星人的一举一动,他的注意力都在缺口那,时间感觉过的相当缓慢似的,当他把学校又放回原处,紫色大手伸了过来。

又是一阵大力回荡,紧抓着窗缘,闭着眼祈祷,墙被装回原位了。

然后,我双脚踩在教室的地板上。

看着墙上一直停留在三点的时钟,在我的心中,这代表的不仅仅只是三点,对我而言这已经是六月七号,并且还多了——自由。

直到完全没有声响,赶紧下楼离开了学校,没有了阳光,应该是外星人关掉光源了吧……只好摸黑前进,过不久眼睛也适应了黑暗,偷偷摸摸的不敢太大声,沿着围墙走出了校门。

突然右侧有微小的绿色荧光吸引着我的注意,我谨慎的靠着墙移动,看向那边,是一堆如科幻电影上常看到的微小型生物舱,里面除了装满了绿色黏液外还有那些我记忆中熟悉并且沉睡着的同学们,看来……我们都是外星人的实验品。

头也不回的离开,我不是神,没有能力救出大家,感觉到脸庞的湿漉,也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但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我真的叫这个名字吗?我的爸妈?我的一切?

已经不再是我脑海中所谓的认知了,我只觉得我所认识的世界好虚伪,所有的一切就像是海市蜃楼般,都是一场空,我身处的黑暗代表着我的未来吗……

不断的向前走,我也不知道我的目的地到底在哪,我也不晓得之后的我该追寻什么?但留在那继续当外星人的玩物才是幸福吗?我想,现在的我已经给了自己明确的答案。

突然,感觉到身后有股热风吹抚着背部,相当难闻的味道窜进鼻腔,心跳加速,额头开始冒冷汗。

转身。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大且扩散着难闻气味的血盆大口,和一双妖异的鲜色红瞳。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斑驳的砖墙上爬满了生长多年的粗壮藤蔓,望着历史悠久的礼堂,我发着呆。

天空聚集起一些阴暗的黑云,看似老天爷又要流泪了,到底是想起些什么事,让他的心情悲伤起来

「同学们,到这里要特别注意!在这个章节中……」

台上教课的老师不断提醒着哪边是重点,哪个段落要多复习,我依然看着窗外,凝视着那老旧的礼堂,右手毫无意义的转动着笔,手肘压着空无一物的笔记本。

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心中盘算着还需要多久就能下课到走廊闲晃或是到福利社买点吃的。

高中生活相当乏味,尤其高三了,都要战战兢兢的把教科书里的内容往脑袋里塞,目的就是为了要考上心目中理想的好大学。

我不懂考上理想大学这件事的真正价值在哪里?谁能保证考上了出社会就一定会有好收入,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百般无奈的,我还是只能在座位上晃着脑袋,等待着下课铃声到来。

看着空白的笔记本,手不自觉的动了起来,在边上写下今天的日期六月六号,便开始动笔画起奇形怪状的涂鸦,随手画出。

一直觉得学校的大礼堂很美,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华丽而精美,虽然老旧却不失当年风范。

在顶端上椭圆形的窗扉透映着光线,多色玻璃拼凑而成的窗户,带点宗教色彩,却不失优雅。虽然是阴天,却更为此添加一层忧郁的氛围。

一滴眼泪落进视线里,是天空遗留的泪滴,接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溜入耳内,下雨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顿时钟声响起,我抬头看了时钟,三点整,到福利社买点吃的好了。

不知怎么的,回头再看一眼礼堂,却意外的看到了一样不该存在在那个地方的东西。

一只灰紫色的大手遮天而来,手掌上有着复杂的掌纹,透过指缝,我看到了手的主人,一个常在书上或是网页出现的神秘生物——外星人。

大小比礼堂还大的外星人,礼堂最顶部也只到他的腰际,和印象中的外星人相比有点不同,他的大脑袋上有着一头深褐色卷发,这令人相当意外。而现在的他一手抓着礼堂的屋顶边沿,另一只手已经整个覆盖住教室的窗户。

逃跑,我该逃,这是脑中给我的唯一警讯,但是我吓的腿都软了,连要起身都有困难。

颤抖的右手不知不觉的在笔记本上大大写了『ET』两个英文字,我的眼中只剩下被拆起的整片墙,和耳边惊慌失措的学生们惊恐大叫。

「啊——啊!」

牙齿不停的打颤,四周围开始摇晃,是地震!我却发现整个地面开始倾斜,桌椅那些日常生活用品却不为所动,静静的伫立在它的位置,所有人除了尖叫外,双手都紧抓着身边的桌椅或是柜子之类的东西。

我一直注意着外面那只外星人,这地震也是他引起的,他已经把整栋建筑物拔了起来,将他刚拆下墙壁的那面缺口对着装满不明绿色液体的容器猛摇,像是要将什么东西摇出来似的。

他要把我们这些人倒出来啊!

但是我们紧抓着身边能支撑的东西,他并没有成功,他将缺口靠近他其中一只眼睛观看,偌大的眼框里有颗少许血丝的眼珠骨碌碌的瞧着教室里头,看的我的心脏差点跳出来和他说哈啰。

「外……外星人啊!」

大家不由得大声惊呼,难道他们刚刚都没注意到吗?

只见这巨大外星人将我们拉远,模样像是在叹气,拿起在远方的一样黑色巨大不明石块,靠近这个缺口。

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自那块石头传来,渐渐增强,终于,有些人支撑不住了,放开了紧抓的手,被吸在那黑色石块上。

我害怕,用力抓着桌子边缘,但是强大的吸力令我的手指发麻,终究还是没办法了,一失神我也已经在强力人类磁铁的掌心中了。

和所有人挤在这块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有些人因为撞击而受伤流血,很不巧的我刚刚也撞到了桌脚,右小腿有道新生的伤口,湿漉漉的鲜血自伤口处流出。

「差不多也该出门了……」

奇异又尖锐的嗓音回荡在耳边,犹如电影里常出现的女巫婆配音,尖锐刺耳令我有点不舒服,我们马上从石块上失去吸力的支撑,掉落在那一团像是恶心巴拉的鼻涕液体里,但却没有想像中黏稠的触感,而是像水一样在身躯四周蔓延,不管怎么晃动手脚都有种使不上力的感觉。

巨大的动物鼻子映入眼帘,从两个呼吸气孔中喷出气息,那像是酒后呕吐物的气味窜进鼻腔。

「拉姆,不行!」

被斥喝后,一只像是外星宠物狗的生物将它的大头移开,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外表和狗没有多大的差别,稀奇的是它有着淡蓝色的皮毛和一对小小的肉翅,还有一双令人心生畏惧的血红眼瞳。

意外的,像是有了腮一样,我能在这液体中呼吸却不会感到痛苦,这绿色黏液像是有魔力般的,缓缓流动环绕身体,流进我的鼻孔,钻入我的嘴巴,灌入我的耳朵。

只要液体能流入的地方它就像有生命一样,无孔不入却不让人难受,在右腿上的伤口也感到麻麻痒痒的,竟然奇迹似的渐渐愈合了。

液体的流动令人意识舒畅,肌肉完全放松,但我的眼皮也不自觉的开始阖上,最后看到的不知道是不是在作梦,像是枷锁般,一条条粗大如手臂的锁链缠绕全身,也不想抵抗,在心口的位置被上了一个漆黑的大锁,「叩」一声,我失去了意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听到上课钟声,非常不情愿的回到座位上,随手翻开笔记本,望着窗外发呆,右手转动着笔。

「呼……」

很不耐烦的吐了一口气,看了一下墙上时钟,还要那么久才能下课。台上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写下一大串公式,叮咛大家要牢记在心,但我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到哪晃了。

猛然注意到笔记本上头,一堆乱画的涂鸦,那是我自己画的我认得,看着这些图案头却突然痛了起来。稍微按摩一下太阳穴,又发现到笔记本的右上角的日期——六月六号,我头越来越痛了,我什么时候画下这些东西的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翻到了下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大大的「ET」两个字,我双手不自觉发抖,不停地流冷汗,身体有如身陷冰窖似的,好冷。

好像……失去了些什么。

头也痛得像是要爆炸似的,我能体会到孙悟空被金箍咒束缚的痛苦了,双手抓着脑袋,额头紧贴着桌面,嘴里却喊不出一点声音来。

脑海中无数粗大的锁链缠绕着一颗跳动的红心,偌大漆黑的锁封住了里头的秘密,随着我头痛指数的增长,锁链慢慢出现裂痕,愈来愈多,然后完全破碎,无限白光乍现扩散四周。

怎么回事,头不会痛了,抬头看了一眼时钟,两点五十三分,时间竟然过的那么快。

我……想起来了,那些乱画的图样,还有那一页ET两个字,礼堂、巨大手掌、卷毛外星人、黑色石块、绿色黏液、奇异外星狗,所有的记忆我都想起来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现在脑子里头一片混乱,为什么我的记忆会被封住、为什么有那个外星人?

突然瞄到笔记本上ET两个字,是上面的讯息让我回想起来的,六月六号……怎么还是六月六号?我重复过着这一天的生活?

先不管了,既然笔记本能留下讯息,那么我就写下今天所发现的可疑点。

翻到了空白的一页,我开始写下:「六月六日,还是同一天吗?2点开始上数学……」

等等……两点,那我两点前在做什么?我是让爸妈载到学校还是通勤过来的?我上过了哪些课?六月五号、六月四号这些日子之前,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完全没有印象。

「我……到底是谁?」

我怕了,真的怕了,我莫名的对自己一无所知,我是人类?还是那个卷毛巨人才叫人类?我的知识、记忆和认知是从哪里来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周遭、自己、所有的一切,我只感到无限的恐惧,像是掉入无底深渊一样,伸手也抓不到任何能获救的东西,只有不断地下掉。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下课钟声大响,顿时被惊醒的我转头望向礼堂,紫色大手、复杂的掌纹,很准时的出现在窗户外头,那卷毛外星人来了。

不能再傻着了,我该想些办法。

匆匆的在笔记本写下礼堂、紫色大手、卷毛ET几个凌乱的字,便紧紧抓着桌角,慌张的看着外星人的行动。

大手覆盖窗户,玻璃上形成薄薄的水气。

「喀啦。」

声音刚落,有窗户的那面墙便被整面拆了下来,虽然双脚在发抖着,我还是注意到不管是被拆下来的墙壁亦或那面缺口周围,都相当整齐没有裂痕,就好像组装屋一样。

没错!就像组装玩具般,切口相当工整平滑,角落还有些扣环部份,这到底是……

「啊——啊!」

听着其他同学的尖叫,让我更加紧张了,我还是腿软的坐在座位上不知所措,看着一脸不耐烦的巨人缓缓的将整栋楼拔起,还是一样不停的大力摇晃,缺口正对着那一大团绿色黏液,有些人这次支撑不住了,噗通一声,直接掉进里头。

「嘎嘎嘎……」

像是故障的摩托车引擎,紫色外星人停下摇晃的动作,另一手抱着肚子,两只大眼微眯,两边嘴角高高挂起,从两片轻薄的嘴唇里头发出不怎么悦耳的笑声,没想到外星人也像我们一样会有这种表情,但看起来却有点令人反胃。

成功地将人甩进黏液里,外星人貌似心情不错,并没有继续他激烈的动作,而是拿起了在地平线那头突然出现的黑色磁块,将它摆在缺口处晃了晃。

那股令人作恶的吸力又出现了,像是有个无形黑洞在似的,强大霸道的力量拉扯着我,身体里的五脏六腑感觉都被移位了。

一位男同学「咻」一声,惊险的从我头顶飞过,双手双脚成大字型的吸附在石块上面。接着另外一些同学也飞了过去,可能因为紧张,在空中手脚不停乱动,相当成功的为大家示范摔角节目里的肘击,正中第一位被吸在上面的那位同学的胸口,我倒吸了一口气,不禁为他喊痛,并在心里请他保重。

我还是尽力撑下去好了……

过没多久,手指像是被冻僵一般,已经没有任何知觉,无奈之下只好放开双手让石块吸过去,这次相当聪明的注意脚边,巧妙闪过上次让我受伤的桌角,却没料到才刚倒在柔软的人群堆里,一只膝盖就突然出现在眼前。

「碰!」

双手无法动弹的我紧闭着双眼,尽管男儿有泪不轻弹,在这种时候我还是留下了痛楚的泪水,鼻梁痛的像是被一根铁棍击中似的,我敢保证鼻孔下方一定挂着两条鼻血,而那让我重创的膝盖还黏在我鼻子上方……我刚刚不该幸灾乐祸的。

紫色大手稍微抖了一下,我们大伙儿就从高空中垂直落下,底下还有恶心的鼻涕团在等着我们,我相当认命的闭上双眼,虽然鼻子还是很痛,那位同学的膝盖也没有离开。

耳边风声呼呼的吹过,抛开那些恐惧和慌张,其实这种感觉也是挺不错的,我不再去思考我到底是谁这种问题,这个回答就等我下次醒过来,我想我会知道的。

水蛟一样的流动窜爬全身,一想到是这些样子仿佛地下臭水沟里的废水在身体周围乱窜就有点想吐,不过随着打了个喷嚏,发痒的鼻腔逗的我全身打起冷颤,但已经不太会痛了,我也渐渐的想要进入梦乡好好翻滚一番。

梦中,黑色大锁伴随着冷酷无情的锁链声,叩隆叩隆地大声作响,将我的意识也一起带入身后的黑暗当中。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开始上课了。

我突然觉得今天脑袋里有点混乱,心情相当的烦躁不安,看到什么都觉得不太顺眼。

心烦意乱的翻开笔记本,想要随便乱涂鸦发泄一下,但在本子里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把斧头……不,那是一支形状像斧头的钥匙图案。

「这到底是……」脑海中闪过一个黑色大锁和无数的粗大锁链。

下一页的内容也令我摸不着头绪,「六月六日,还是同一天吗?2点开始上数学……」,什么意思啊?

今天是六月六号没错啊,两点开始上数学也是啊,我的笔记本什么时候变行事历了?还有我什么时候写上这些的?不可能是别人恶作剧啊,笔迹是我自己啊……

底下还有一行凌乱的笔迹,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会让人这么匆忙。

两眼微眯仔细看那些乱糟糟的字,「礼堂、紫色大手、卷毛ET」,不自觉的,我嘴角露出了微笑。

脑海深处,一支和笔记本上一模一样的大斧钥匙,先是□□黑如深渊的锁孔中打开了黑色大锁,又逐渐变大,变成一把真正的大斧,砍断了那些束缚记忆的粗大锁链,血红的心再次开始跳动。

不再有痛苦的过程,我该有的记忆轻松的回来了。

看来只要有办法恢复记忆,那么之后要恢复就简单多了,虽然还要靠一些提示,但那不成问题,接下来该做的才是重点。

我要先逃离掌控,最优先的是自由,我不想每次醒来就只能过一小时的生活,其他问题等之后再来想,总会有办法的。虽然对逃出去之后的生活完全未知,但是还是要试一试,人总是要冒险看看,如果我算是人类的话……

不能趁上课时间乱跑,引起混乱可能会让那个卷毛有所起疑,也就是说我现在能够活动的范围只有这间教室的大小,并且只能趁他打开缺口产生混乱的那一刻逃脱,时间……很紧迫。

那就试试吧!

观察了教室里的摆设,完全没有躲藏的地方,那个黑色磁块是一个麻烦,突然想起了之前鼻血直流的惨况……如果还是没有办法逃生,那么自己就先跳进鼻涕团里好了,免得受罪。

继续等待,很想站起身大吼,这不是上课所带来的烦躁,而是准备寻找逃脱路线所伴随的兴奋。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钟声大响。

一切如同记忆里一样,卷毛外星人来了,将墙拆下,并且拔起建筑。

我起身,事到临头了我却毫无头绪,左顾右盼也找不到可以多过磁块的地点。

四周在晃,紧抓着身边的桌椅,几个人从身旁呼啸而过,看来……这就是我的一生了。

脚一蹬,如同飞翔般,我张开双臂像小鸟一样展翅,只能苦中作乐。

但……

在要掉进鼻涕团的瞬间,我看到了那道被卷毛拆下的墙,被斜放在学校的围墙边,而看着两道墙夹角的缝隙……我嘴角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噗通」一声,黏液被我溅起,而我,带着微笑将黑色大锁,锁上。

如同按下遥控器上的快转键,钟打了、笔记本看了、记忆恢复了,再来就是放松身心。

我的让自己不再那么紧张,看着开着的窗户,那个缝隙能让我的双手有支撑的地方,这次要赌一把了……

如果不小心松手了,不是摔死,就是一辈子都成为外星人的俘虏。

「当……」

下课钟声自耳边传来,声声都震穿我的心头,到底这会是索命钟,还是逃生的欢呼呢……

马上跑向窗边,躲在窗户外的视线死角,两手死死的抓着窗框。

「喀啦!」

墙被硬生生拆下,空气在耳边穿梭,我紧闭着眼,感觉到身体向后倾斜,我已成功躲在这个缝隙中。

透过窗户,我看着外星人的一举一动,他的注意力都在缺口那,时间感觉过的相当缓慢似的,当他把学校又放回原处,紫色大手伸了过来。

又是一阵大力回荡,紧抓着窗缘,闭着眼祈祷,墙被装回原位了。

然后,我双脚踩在教室的地板上。

看着墙上一直停留在三点的时钟,在我的心中,这代表的不仅仅只是三点,对我而言这已经是六月七号,并且还多了——自由。

直到完全没有声响,赶紧下楼离开了学校,没有了阳光,应该是外星人关掉光源了吧……只好摸黑前进,过不久眼睛也适应了黑暗,偷偷摸摸的不敢太大声,沿着围墙走出了校门。

突然右侧有微小的绿色荧光吸引着我的注意,我谨慎的靠着墙移动,看向那边,是一堆如科幻电影上常看到的微小型生物舱,里面除了装满了绿色黏液外还有那些我记忆中熟悉并且沉睡着的同学们,看来……我们都是外星人的实验品。

头也不回的离开,我不是神,没有能力救出大家,感觉到脸庞的湿漉,也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但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我真的叫这个名字吗?我的爸妈?我的一切?

已经不再是我脑海中所谓的认知了,我只觉得我所认识的世界好虚伪,所有的一切就像是海市蜃楼般,都是一场空,我身处的黑暗代表着我的未来吗……

不断的向前走,我也不知道我的目的地到底在哪,我也不晓得之后的我该追寻什么?但留在那继续当外星人的玩物才是幸福吗?我想,现在的我已经给了自己明确的答案。

突然,感觉到身后有股热风吹抚着背部,相当难闻的味道窜进鼻腔,心跳加速,额头开始冒冷汗。

转身。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大且扩散着难闻气味的血盆大口,和一双妖异的鲜色红瞳。

鬼故事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斑驳的砖墙上爬满了生长多年的粗壮藤蔓,望着历史悠久的礼堂,我发着呆。

天空聚集起一些阴暗的黑云,看似老天爷又要流泪了,到底是想起些什么事,让他的心情悲伤起来

「同学们,到这里要特别注意!在这个章节中……」

台上教课的老师不断提醒着哪边是重点,哪个段落要多复习,我依然看着窗外,凝视着那老旧的礼堂,右手毫无意义的转动着笔,手肘压着空无一物的笔记本。

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时钟,心中盘算着还需要多久就能下课到走廊闲晃或是到福利社买点吃的。

高中生活相当乏味,尤其高三了,都要战战兢兢的把教科书里的内容往脑袋里塞,目的就是为了要考上心目中理想的好大学。

我不懂考上理想大学这件事的真正价值在哪里?谁能保证考上了出社会就一定会有好收入,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百般无奈的,我还是只能在座位上晃着脑袋,等待着下课铃声到来。

看着空白的笔记本,手不自觉的动了起来,在边上写下今天的日期六月六号,便开始动笔画起奇形怪状的涂鸦,随手画出。

一直觉得学校的大礼堂很美,巴洛克式风格的建筑,华丽而精美,虽然老旧却不失当年风范。

在顶端上椭圆形的窗扉透映着光线,多色玻璃拼凑而成的窗户,带点宗教色彩,却不失优雅。虽然是阴天,却更为此添加一层忧郁的氛围。

一滴眼泪落进视线里,是天空遗留的泪滴,接着,滴滴答答的雨声溜入耳内,下雨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顿时钟声响起,我抬头看了时钟,三点整,到福利社买点吃的好了。

不知怎么的,回头再看一眼礼堂,却意外的看到了一样不该存在在那个地方的东西。

一只灰紫色的大手遮天而来,手掌上有着复杂的掌纹,透过指缝,我看到了手的主人,一个常在书上或是网页出现的神秘生物——外星人。

大小比礼堂还大的外星人,礼堂最顶部也只到他的腰际,和印象中的外星人相比有点不同,他的大脑袋上有着一头深褐色卷发,这令人相当意外。而现在的他一手抓着礼堂的屋顶边沿,另一只手已经整个覆盖住教室的窗户。

逃跑,我该逃,这是脑中给我的唯一警讯,但是我吓的腿都软了,连要起身都有困难。

颤抖的右手不知不觉的在笔记本上大大写了『ET』两个英文字,我的眼中只剩下被拆起的整片墙,和耳边惊慌失措的学生们惊恐大叫。

「啊——啊!」

牙齿不停的打颤,四周围开始摇晃,是地震!我却发现整个地面开始倾斜,桌椅那些日常生活用品却不为所动,静静的伫立在它的位置,所有人除了尖叫外,双手都紧抓着身边的桌椅或是柜子之类的东西。

我一直注意着外面那只外星人,这地震也是他引起的,他已经把整栋建筑物拔了起来,将他刚拆下墙壁的那面缺口对着装满不明绿色液体的容器猛摇,像是要将什么东西摇出来似的。

他要把我们这些人倒出来啊!

但是我们紧抓着身边能支撑的东西,他并没有成功,他将缺口靠近他其中一只眼睛观看,偌大的眼框里有颗少许血丝的眼珠骨碌碌的瞧着教室里头,看的我的心脏差点跳出来和他说哈啰。

「外……外星人啊!」

大家不由得大声惊呼,难道他们刚刚都没注意到吗?

只见这巨大外星人将我们拉远,模样像是在叹气,拿起在远方的一样黑色巨大不明石块,靠近这个缺口。

感到一股强大的吸力自那块石头传来,渐渐增强,终于,有些人支撑不住了,放开了紧抓的手,被吸在那黑色石块上。

我害怕,用力抓着桌子边缘,但是强大的吸力令我的手指发麻,终究还是没办法了,一失神我也已经在强力人类磁铁的掌心中了。

和所有人挤在这块不大不小的空间里,有些人因为撞击而受伤流血,很不巧的我刚刚也撞到了桌脚,右小腿有道新生的伤口,湿漉漉的鲜血自伤口处流出。

「差不多也该出门了……」

奇异又尖锐的嗓音回荡在耳边,犹如电影里常出现的女巫婆配音,尖锐刺耳令我有点不舒服,我们马上从石块上失去吸力的支撑,掉落在那一团像是恶心巴拉的鼻涕液体里,但却没有想像中黏稠的触感,而是像水一样在身躯四周蔓延,不管怎么晃动手脚都有种使不上力的感觉。

巨大的动物鼻子映入眼帘,从两个呼吸气孔中喷出气息,那像是酒后呕吐物的气味窜进鼻腔。

「拉姆,不行!」

被斥喝后,一只像是外星宠物狗的生物将它的大头移开,离开了我的视线范围。外表和狗没有多大的差别,稀奇的是它有着淡蓝色的皮毛和一对小小的肉翅,还有一双令人心生畏惧的血红眼瞳。

意外的,像是有了腮一样,我能在这液体中呼吸却不会感到痛苦,这绿色黏液像是有魔力般的,缓缓流动环绕身体,流进我的鼻孔,钻入我的嘴巴,灌入我的耳朵。

只要液体能流入的地方它就像有生命一样,无孔不入却不让人难受,在右腿上的伤口也感到麻麻痒痒的,竟然奇迹似的渐渐愈合了。

液体的流动令人意识舒畅,肌肉完全放松,但我的眼皮也不自觉的开始阖上,最后看到的不知道是不是在作梦,像是枷锁般,一条条粗大如手臂的锁链缠绕全身,也不想抵抗,在心口的位置被上了一个漆黑的大锁,「叩」一声,我失去了意识。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听到上课钟声,非常不情愿的回到座位上,随手翻开笔记本,望着窗外发呆,右手转动着笔。

「呼……」

很不耐烦的吐了一口气,看了一下墙上时钟,还要那么久才能下课。台上老师拿着粉笔在黑板写下一大串公式,叮咛大家要牢记在心,但我的心早就不知道飞到哪晃了。

猛然注意到笔记本上头,一堆乱画的涂鸦,那是我自己画的我认得,看着这些图案头却突然痛了起来。稍微按摩一下太阳穴,又发现到笔记本的右上角的日期——六月六号,我头越来越痛了,我什么时候画下这些东西的我怎么一点印象也没有……

翻到了下一页,映入眼帘的是大大的「ET」两个字,我双手不自觉发抖,不停地流冷汗,身体有如身陷冰窖似的,好冷。

好像……失去了些什么。

头也痛得像是要爆炸似的,我能体会到孙悟空被金箍咒束缚的痛苦了,双手抓着脑袋,额头紧贴着桌面,嘴里却喊不出一点声音来。

脑海中无数粗大的锁链缠绕着一颗跳动的红心,偌大漆黑的锁封住了里头的秘密,随着我头痛指数的增长,锁链慢慢出现裂痕,愈来愈多,然后完全破碎,无限白光乍现扩散四周。

怎么回事,头不会痛了,抬头看了一眼时钟,两点五十三分,时间竟然过的那么快。

我……想起来了,那些乱画的图样,还有那一页ET两个字,礼堂、巨大手掌、卷毛外星人、黑色石块、绿色黏液、奇异外星狗,所有的记忆我都想起来了。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现在脑子里头一片混乱,为什么我的记忆会被封住、为什么有那个外星人?

突然瞄到笔记本上ET两个字,是上面的讯息让我回想起来的,六月六号……怎么还是六月六号?我重复过着这一天的生活?

先不管了,既然笔记本能留下讯息,那么我就写下今天所发现的可疑点。

翻到了空白的一页,我开始写下:「六月六日,还是同一天吗?2点开始上数学……」

等等……两点,那我两点前在做什么?我是让爸妈载到学校还是通勤过来的?我上过了哪些课?六月五号、六月四号这些日子之前,我都做了些什么?

我完全没有印象。

「我……到底是谁?」

我怕了,真的怕了,我莫名的对自己一无所知,我是人类?还是那个卷毛巨人才叫人类?我的知识、记忆和认知是从哪里来的?

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对周遭、自己、所有的一切,我只感到无限的恐惧,像是掉入无底深渊一样,伸手也抓不到任何能获救的东西,只有不断地下掉。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下课钟声大响,顿时被惊醒的我转头望向礼堂,紫色大手、复杂的掌纹,很准时的出现在窗户外头,那卷毛外星人来了。

不能再傻着了,我该想些办法。

匆匆的在笔记本写下礼堂、紫色大手、卷毛ET几个凌乱的字,便紧紧抓着桌角,慌张的看着外星人的行动。

大手覆盖窗户,玻璃上形成薄薄的水气。

「喀啦。」

声音刚落,有窗户的那面墙便被整面拆了下来,虽然双脚在发抖着,我还是注意到不管是被拆下来的墙壁亦或那面缺口周围,都相当整齐没有裂痕,就好像组装屋一样。

没错!就像组装玩具般,切口相当工整平滑,角落还有些扣环部份,这到底是……

「啊——啊!」

听着其他同学的尖叫,让我更加紧张了,我还是腿软的坐在座位上不知所措,看着一脸不耐烦的巨人缓缓的将整栋楼拔起,还是一样不停的大力摇晃,缺口正对着那一大团绿色黏液,有些人这次支撑不住了,噗通一声,直接掉进里头。

「嘎嘎嘎……」

像是故障的摩托车引擎,紫色外星人停下摇晃的动作,另一手抱着肚子,两只大眼微眯,两边嘴角高高挂起,从两片轻薄的嘴唇里头发出不怎么悦耳的笑声,没想到外星人也像我们一样会有这种表情,但看起来却有点令人反胃。

成功地将人甩进黏液里,外星人貌似心情不错,并没有继续他激烈的动作,而是拿起了在地平线那头突然出现的黑色磁块,将它摆在缺口处晃了晃。

那股令人作恶的吸力又出现了,像是有个无形黑洞在似的,强大霸道的力量拉扯着我,身体里的五脏六腑感觉都被移位了。

一位男同学「咻」一声,惊险的从我头顶飞过,双手双脚成大字型的吸附在石块上面。接着另外一些同学也飞了过去,可能因为紧张,在空中手脚不停乱动,相当成功的为大家示范摔角节目里的肘击,正中第一位被吸在上面的那位同学的胸口,我倒吸了一口气,不禁为他喊痛,并在心里请他保重。

我还是尽力撑下去好了……

过没多久,手指像是被冻僵一般,已经没有任何知觉,无奈之下只好放开双手让石块吸过去,这次相当聪明的注意脚边,巧妙闪过上次让我受伤的桌角,却没料到才刚倒在柔软的人群堆里,一只膝盖就突然出现在眼前。

「碰!」

双手无法动弹的我紧闭着双眼,尽管男儿有泪不轻弹,在这种时候我还是留下了痛楚的泪水,鼻梁痛的像是被一根铁棍击中似的,我敢保证鼻孔下方一定挂着两条鼻血,而那让我重创的膝盖还黏在我鼻子上方……我刚刚不该幸灾乐祸的。

紫色大手稍微抖了一下,我们大伙儿就从高空中垂直落下,底下还有恶心的鼻涕团在等着我们,我相当认命的闭上双眼,虽然鼻子还是很痛,那位同学的膝盖也没有离开。

耳边风声呼呼的吹过,抛开那些恐惧和慌张,其实这种感觉也是挺不错的,我不再去思考我到底是谁这种问题,这个回答就等我下次醒过来,我想我会知道的。

水蛟一样的流动窜爬全身,一想到是这些样子仿佛地下臭水沟里的废水在身体周围乱窜就有点想吐,不过随着打了个喷嚏,发痒的鼻腔逗的我全身打起冷颤,但已经不太会痛了,我也渐渐的想要进入梦乡好好翻滚一番。

梦中,黑色大锁伴随着冷酷无情的锁链声,叩隆叩隆地大声作响,将我的意识也一起带入身后的黑暗当中。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

开始上课了。

我突然觉得今天脑袋里有点混乱,心情相当的烦躁不安,看到什么都觉得不太顺眼。

心烦意乱的翻开笔记本,想要随便乱涂鸦发泄一下,但在本子里第一眼看到的却是一把斧头……不,那是一支形状像斧头的钥匙图案。

「这到底是……」脑海中闪过一个黑色大锁和无数的粗大锁链。

下一页的内容也令我摸不着头绪,「六月六日,还是同一天吗?2点开始上数学……」,什么意思啊?

今天是六月六号没错啊,两点开始上数学也是啊,我的笔记本什么时候变行事历了?还有我什么时候写上这些的?不可能是别人恶作剧啊,笔迹是我自己啊……

底下还有一行凌乱的笔迹,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会让人这么匆忙。

两眼微眯仔细看那些乱糟糟的字,「礼堂、紫色大手、卷毛ET」,不自觉的,我嘴角露出了微笑。

脑海深处,一支和笔记本上一模一样的大斧钥匙,先是□□黑如深渊的锁孔中打开了黑色大锁,又逐渐变大,变成一把真正的大斧,砍断了那些束缚记忆的粗大锁链,血红的心再次开始跳动。

不再有痛苦的过程,我该有的记忆轻松的回来了。

看来只要有办法恢复记忆,那么之后要恢复就简单多了,虽然还要靠一些提示,但那不成问题,接下来该做的才是重点。

我要先逃离掌控,最优先的是自由,我不想每次醒来就只能过一小时的生活,其他问题等之后再来想,总会有办法的。虽然对逃出去之后的生活完全未知,但是还是要试一试,人总是要冒险看看,如果我算是人类的话……

不能趁上课时间乱跑,引起混乱可能会让那个卷毛有所起疑,也就是说我现在能够活动的范围只有这间教室的大小,并且只能趁他打开缺口产生混乱的那一刻逃脱,时间……很紧迫。

那就试试吧!

观察了教室里的摆设,完全没有躲藏的地方,那个黑色磁块是一个麻烦,突然想起了之前鼻血直流的惨况……如果还是没有办法逃生,那么自己就先跳进鼻涕团里好了,免得受罪。

继续等待,很想站起身大吼,这不是上课所带来的烦躁,而是准备寻找逃脱路线所伴随的兴奋。

「当…当…当…当…当…当…当…当……」钟声大响。

一切如同记忆里一样,卷毛外星人来了,将墙拆下,并且拔起建筑。

我起身,事到临头了我却毫无头绪,左顾右盼也找不到可以多过磁块的地点。

四周在晃,紧抓着身边的桌椅,几个人从身旁呼啸而过,看来……这就是我的一生了。

脚一蹬,如同飞翔般,我张开双臂像小鸟一样展翅,只能苦中作乐。

但……

在要掉进鼻涕团的瞬间,我看到了那道被卷毛拆下的墙,被斜放在学校的围墙边,而看着两道墙夹角的缝隙……我嘴角漾起了一个完美的弧度。

「噗通」一声,黏液被我溅起,而我,带着微笑将黑色大锁,锁上。

如同按下遥控器上的快转键,钟打了、笔记本看了、记忆恢复了,再来就是放松身心。

我的让自己不再那么紧张,看着开着的窗户,那个缝隙能让我的双手有支撑的地方,这次要赌一把了……

如果不小心松手了,不是摔死,就是一辈子都成为外星人的俘虏。

「当……」

下课钟声自耳边传来,声声都震穿我的心头,到底这会是索命钟,还是逃生的欢呼呢……

马上跑向窗边,躲在窗户外的视线死角,两手死死的抓着窗框。

「喀啦!」

墙被硬生生拆下,空气在耳边穿梭,我紧闭着眼,感觉到身体向后倾斜,我已成功躲在这个缝隙中。

透过窗户,我看着外星人的一举一动,他的注意力都在缺口那,时间感觉过的相当缓慢似的,当他把学校又放回原处,紫色大手伸了过来。

又是一阵大力回荡,紧抓着窗缘,闭着眼祈祷,墙被装回原位了。

然后,我双脚踩在教室的地板上。

看着墙上一直停留在三点的时钟,在我的心中,这代表的不仅仅只是三点,对我而言这已经是六月七号,并且还多了——自由。

直到完全没有声响,赶紧下楼离开了学校,没有了阳光,应该是外星人关掉光源了吧……只好摸黑前进,过不久眼睛也适应了黑暗,偷偷摸摸的不敢太大声,沿着围墙走出了校门。

突然右侧有微小的绿色荧光吸引着我的注意,我谨慎的靠着墙移动,看向那边,是一堆如科幻电影上常看到的微小型生物舱,里面除了装满了绿色黏液外还有那些我记忆中熟悉并且沉睡着的同学们,看来……我们都是外星人的实验品。

头也不回的离开,我不是神,没有能力救出大家,感觉到脸庞的湿漉,也感受到自己的无能为力。

但我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我真的叫这个名字吗?我的爸妈?我的一切?

已经不再是我脑海中所谓的认知了,我只觉得我所认识的世界好虚伪,所有的一切就像是海市蜃楼般,都是一场空,我身处的黑暗代表着我的未来吗……

不断的向前走,我也不知道我的目的地到底在哪,我也不晓得之后的我该追寻什么?但留在那继续当外星人的玩物才是幸福吗?我想,现在的我已经给了自己明确的答案。

突然,感觉到身后有股热风吹抚着背部,相当难闻的味道窜进鼻腔,心跳加速,额头开始冒冷汗。

转身。

最后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极大且扩散着难闻气味的血盆大口,和一双妖异的鲜色红瞳。

推荐阅读:
上一篇:嗜肉 下一篇:老人与花